直播行业进入收割倒计时 谁将突出重围还未知

2017-09-27 16:26

  【TechWeb报道】任何行业的生长都是为了最终的收割,谁将是直播行业的收割者?

  2017年初,随着《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出台,新一轮的直播平台淘汰形势初显。2月24日,上海市网信办就直播中的低俗问题约谈熊猫直播与全民直播的企业负责人,责令其全面整改;紧接着二季度共有18款低俗信息直播类应用被国家网信办查封,共88家网络表演平台和单位被查处或关停。

  在政策大棒施压和人口红利不断降低的形势下,小平台逐渐淘汰,大直播生态开始从单纯内容竞争开始向周边电竞、文创、线下产业甚至直海领域伸出触角,投资布局和资本运营加重,直播局逐渐从内容层面转向资本运营层面。

  下半年开始,新一波的平台抢战开始,其中斗鱼成为这场风暴的中心主导——连续挖到张大仙、嗨氏抢占手游直播,主播阿冷填充秀场元素······同样其他平台也在积极开拓直播内容,虎牙拉来AG战队助阵、微笑回归战旗。一系列的平台举动说明,互联网直播下一场地震来势汹汹。

  中国直播行业经过了“千播大战”后行业形式由蓝转红,斗鱼、熊猫等由游戏发家的直播与映客、花椒等移动直播发展融合的同时,加快了国内直播产品的迅速饱和。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 40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到 2017 年 6 月,网络直播用户共计 3.43 亿,占网民总体的 45.6%,网络直播的用户规模和在网民中的整体占比皆出现下降。

  第一,直播涨势后劲不足。随着行业政策规范化,在线直播市场门槛提高,分析师认为,直播行业荷尔蒙经济逐渐消退,直播行业逐渐回归,直播市场马太效明显,形成强者逾强局面。

  第二,红海竞争巨头碾压。单就近两年直播形势来看,斗鱼依靠先行优势和主播优势仍一家独大,利用积累的资本优势开始收割头部内容资源。同时,后来者如熊猫、虎牙、映客、花椒也在不断追赶中。头部企业内容和资本迅速堆叠,行业壁垒逐渐增加,后来者难以获取发展资源。表面上看是中小直播平台哀嚎一片,实则是头部直播平台竞争优势持续碾压的结果。

  第三,盈利不佳行业洗牌。直播行业主要收入仍然依靠观众打赏为主,电商广告等其他收入模式仍不成熟。面对每月上亿的带宽和头部主播签约费用,没有成熟的发展布局难以支撑,同时头部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也正在迅速成型新平台。

  2016年的“千播大战”之后,市场风口期曾活跃的超过400家直播平台,迅速消耗着国内直播受众资源,并在人口红利期过后光速缩水到150家。近六个月以来,为了应对行业的瞬息万变,多数直播公司开始采取内容精品战略。同时,资本入局的速度也在进一步加快,多样性投资和资本操作标志着直播行业的成熟。

  在停牌4个月后,9月4日,宣亚国际发公告,拟以28.95亿元的价格收购映客48.25%的股权。为规避借壳上市,映客团队借钱给上市公司收购自己。数据显示映客2016年净利4.8亿元;2017年Q1净利2.44亿元。如此好的市场前景下选择上市套现,唯一的问题可能出于对直播前景的不信任。

  从年初开始,随着直播新鲜度下降,多数直播平台开始出现用户数量下滑,映客月活跃用户从1686.28降到1386.28,径直减少300万月活,头部移动直播平台颓势初显的同时,加速了资本介入的步伐。

  同时,坐拥秒拍、一直播的一下科技目前也在寻求上市,与映客不同的是,目前秒拍和一直播在短视频和移动直播领域仍旧处于上升阶段,未来融资上市的目的,可能是以资本优势继续收割移动直播市场。

  而在传统直播领域,虎牙也在积极准备上市,但在过去6个月中,数据显示虎牙网页端访问量较同行业还有差距,移动设备端播放时长较斗鱼还有较大差距,内容部主播开始被斗鱼等瓜分,嗨氏被斗鱼挖角事件也给了虎牙移动直播领域的步伐产生了一定影响。纵观虎牙嗨氏事件,平台与主播之间也在上明里暗里大打了一场口水仗,虎牙之所以反应如此激烈,在于手游直播是其流量的支柱,也一定程度上了其内容模式单一,过于依赖游戏领域的现状,嗨氏的离去无疑对其是一记重创,在虎牙寻求上市的节骨眼,头部主播的变动确实令人对虎牙的前景产生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