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画的这组漫画让“老广”们追忆起广府市井生活旧时光

2017-11-20 07:54

  上世纪末,两千多年的老城广州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时期。短短十余年间,那些一直在生活中陪伴街坊的老事、旧事、新事都在觉与不觉中消失,广州城的许多事变成了往事。

  〖传呼电话〗一有电话,传呼人便即时传呼,可谓服务到家。不过不要介意一声高叫,私人电话变为公知电线号三楼电线号刘太,你老公话今晚加班唔返屋企吃饭喔(你老公说今晚加班不回家吃饭啦)!”

  传呼电话站内,“大声婆”放下电话听筒,手拿大葵扇从藤椅站起来,仰头大喊,传话给楼上的街坊。这生动有趣的画面是广府旧行当“传呼电话”的缩影。

  今年60岁的陈汉翔是一位地道“老广”,从小喜欢绘画。他回忆,小时候他住在越秀一带,每天要到位于黄华的幼儿园,“起床总是磨磨蹭蹭,心想如果赶不上就可以请假”。不过,精明的母亲总是不由分说地扬手叫停一辆人力三轮车,把童年的陈汉翔一把揪住放在车上。

  陈汉翔说:“三轮车夫多是本地通,从不担心会走错。风雨天若能招到一辆三轮就更觉,撑开车棚、落下前帘,窝在车中,看车在风雨中缓缓前行,心暖妥帖,若处于一个移动的家。”

  陈汉翔回忆,人力三轮车上的时光总是充满乐趣:晴天时,车篷迎风晃动,他看着边忙碌的街景入了迷;下雨时,雨篷展开遮挡视线,他就观看地面的“风光”。在他眼中,车夫奋力踩脚踏,车轮溅起的水花也分外好看。“当时汽车驶过,容易在地上留下少许机油,下雨时,雨水冲开油渍,溅起一朵朵五颜六色的‘油花’。”正是有着如此生动的观察,陈汉翔笔下的人力三轮车夫的形象也十分鲜活:为了省点力气,戴着草帽的三轮车夫弓着腰,撅起往前骑行。

  〖马车〗60年代初,广州城人少、车少、畅,还常能见到货运马车经过,马车装的是汽车轮,马与车之间挂着麻网兜,防马粪撒在上。

  年少时的陈汉翔很喜欢留意身边的点点滴滴。他记得,20世纪60年代,年幼的他不得不仰望越秀桥上走过的货运马车。“赶车人在车辕上摇鞭驱马,穿着马掌铁的马儿走过,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给人一种很威风的感觉。”

  这些儿时记忆虽深深地记录在陈汉翔的脑海中,他却很少与人提及。后来,他下乡做知青,平日除了劳作,他的时间大部分用来找书籍自学绘画。返城后,他被分配到工厂工作,随后用零碎时间准备考试,进入美术大专院校学习,毕业后投身到传媒行业。

  他说自己身上一直有种广府情结,20世纪80年代后期喜欢给报刊撰写旧广州趣事的文章。在他笔下,曾描述西关面塑艺人、旧广州的市井声音,也细说南越王墓的环形玉壁工艺之谜、德政南无着庵的演变等。

  到了耳顺之年,陈汉翔萌生了要“重现”有趣的儿时记忆和广府往事的想法:“担心自己年纪越长,越会忘记往日的美好时光,又因年代久远,很多没法用相机拍照保留下来,那就自己试着画下来吧。”

  “先用铅笔构思,定稿后再用钢笔进行描摹。”陈汉翔介绍,《马车》是他完成的第一幅漫画,也定下了这组市井往事的漫画以物为切入点的基调。“年纪大了,有一段时间时常忆起儿时越秀桥上的赶车人和货运马车,灵感乍现,我就以物反映大时代为主题,32幅速写的创作之。”

  不过,他直言,不同画作的完稿速度差异很大,有的一天就能定稿,有的要经过多次修改,2至3天才完成,花了大半年时间才最终完成32幅广府市井往事图。

  在陈汉翔的画作中,大部分都是记录了旧时广州人的日常生活。例如在漫画《三轮汽车、三轮出租摩托车》中,陈汉翔以小男孩的视角观看成年人清洗三轮汽车的场景,介绍20世纪风靡一时的旧行当:三轮汽车和三轮出租摩托车。他介绍,当时这两种车多出现在西门口、人民一带,因造型奇特,深受年轻男孩的喜爱。不过,当时的出租摩托车会经常出现故障,“车在行驶过程会突然抛锚,乘客经常被司机邀请去帮忙推车,乘客也不介意,两人就一前一后地推车经过,场面十分滑稽。”他认为,这些往事体现了广州人乐于助人的美好品质。

  而到了初期,因为广州临近港澳,地域优势使当地人能比较快地接收同时期港澳地区的时髦潮流。陈汉翔也以此为题,创作了漫画《流动的摄影档》,体现广州人擅于捕捉商机、追求时尚的个性。

  〖流动摄影档〗当年,摄影一点也不简单,只有在公园同珠江边才会有由馆派出的流动摄影档。到了彩色和单反年代,私营的影档又最为兴旺,几乎几十步就有一档,可见热闹程度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