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1080分钟的电影

2017-11-20 07:55

  相较于其他摄影师谈论他们的近作,彼得·戴明(Peter Deming)在谈论《双峰:回归季》(Twin Peaks: The Return)时显得不那么得心应手。他只熟悉着有500页剧本并且没有分集的剧情长片“双峰”,而不是Showtime今年的有18集的电视剧“双峰”。

  “我们也把它当做一部剧情片来拍摄”,戴明在与IndieWire的一次采访中说到,“当你去到一个拍摄地点的时候,你会把所有发生在那里的剧情拍下来。没有分集剧本,只有一个导演、一个团队——这些都是和电视剧拍摄不一样的。所以我们打破了电视剧的规则,按照制作剧情片的方式筹划它。”

  这种一次性拍完全景的拍摄方式对于大多数电视剧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的本季首集开拍时剧本还在创作中。这是一种更有效的拍摄方法,但他们在拍摄时也没有了清晰的故事脉络。在这141天的工作中,戴明和双峰团队不是按照剧集的顺序拍摄,而是不得不一直在18集中来回跳跃着。

  “你得理解,我自己没有那么多准备时间去‘预习’500页的材料,但即使我这么做过了,除了场景编号,在拍摄中的一些时刻也不会那么确定现在正在拍摄这个故事的什么部分”,戴明说,“有大量的内容是很难按照线性发展的视角去看待的。我一直回到(剧本)去理解,因为我想理清楚那些冒出来的新角色,有时候必须得那么做。”

  你可能会认为戴明在没有一个对每一部分如何连接到一起的全局观下,可能会不那么擅长拍摄一个像《双峰》一样复杂的,有着多故事线条的作品。但是正像他解释的那样,他与林奇(大卫·林奇,David Lynch,本剧导演)从1997年的《妖夜慌踪》(Lost Highway)开始的合作,就不是以那种有着全局观的方式进行的。

  “就根本没有什么对叙事的确定解释,”当我们问道他是否和林奇谈论场景都是如何与其他场景连接时,戴明大笑,“你并不会努力去风格化地在场景之间做出联系,除非真的有什么是大卫认真地想要连接的。”

  比如说,《双峰》头两季出现的那些关键场景在这一季再次出现时,比如双R餐厅(Double R Diner)、大艾德加油站(Big Ed’s)和(Sheriff’s Station),林奇特别想要戴明去强调并且前两季的感觉。

  “在那种情况下,大卫特别想要维持前两季的暖色调,这样的话那种视觉效果观众会很熟悉,”戴明说,“(我们想要把剧)维持在一种舒适的程度——会有这么一种感觉,‘哦,谢天谢地我了解这个故事发生的地方’。”

  这种拍摄方式使得之前已经出现的场景和这一季双峰的新场景有了明显的对比,而这些新场景常常会使人感觉迷失方向和对未来有着什么预示。戴明说的很明白,他并不会就具体如何拍摄某一个情节和林奇讨论。

  “我认识大卫很长时间了,我们并不会就如何具体拍摄一个情节做很多讨论,”戴明说,“大部分时间,你只能从排练和在实际场景中他对角色做的事情中发现应该如何做”。

  戴明说彩排尤其重要,因为剧本缺少详细的情节描述,但是林奇对于如何布置一个场景又十分地强调细节。

  “看大卫的排练就可以发现这个场景充满什么样的情绪常明显的——我只是把它视觉化,所以我觉得你会对我们很少讨论这类事情感到惊讶,这是一种第二本能。并且如果我觉得我对什么地方有问题的话,或者我们可以把这一段拍成一个不同的风格,我们会讨论15秒(笑)然后我们会去干正事儿。对我来说这是个大卫一起工作的好处,我使他在一定程度上不用和我有那些不必要的谈话。”

  当戴明和林奇讨论光线,那其实完全是有关氛围和风格,并且他们都是在用简单的形容词比如“悲伤的”来沟通。戴明把概念用清晰而较为广泛的词汇表达出来,林奇则用他的制作设计和对地点的选择进行交流。

  “你看到的场景也是大卫的创意,并且他很明白这一点。大卫亲自挑选什么该呈现在画面里,对此他非常挑剔。就像场景的昏暗、色彩的丰富和情绪本身,你多少都是可以看出什么被呈现出来了。”

  对于实地拍摄,戴明说他们的反复掂量这个拍摄地点需要什么,并且直到亲眼看到这个拍摄地点之前他常常都不能确定林奇要什么效果。

  “只是根据(剧本里的)地名我不能确定它看起来应该是什么样的,”戴明说,“比如,巨人Karl,他住在一个奇怪的房子里,在剧本里对他的房子没有很多描述,所以我只能试着从大卫那里获得信息。但是一旦你找到那个拍摄地点,你就知道大卫到底想要它看起来是什么样的。这个地方是否应该看起来是正常的,还是特别奇怪异常的,以及屋子里应该有什么东西来明确这个屋子的基调,因为大卫会对这个地方他不想用的东西非常明确。”

  “他对自己想要什么样的镜头、他认自己需要什么样的镜头和这个内容我们是否需要拍摄是很明确的,”戴明说,”他控制着那个流程,并且有时候我们说,我们可以把那一部分东西也拍摄进来,然后大部分时候他特别果断地决定他不需要那个。他也十分死扣剧本。我知道他和Mark(Mark Frost,本剧编剧)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写剧本并且剧本的确写的很讲究,这在现在是很少见的。“

  关于选择摄影机和拍摄形式,在这个数码时代戴明和林奇并不总是有同样的看法,但最后他们会为双峰的第三季达成共识。

  “大卫使用数码技术比谁都早,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他用数码摄影机拍摄的《内陆帝国》(Inland Empire, 2006)(林奇自己也是摄影师)。他和我对(那种摄影机的)拍摄质量有不同意见,但是他开始对成为一个自主的电影制作人和完成电影很迷恋,”戴明说,并且他对用那种形式建立一些东西很感兴趣。

  问题在于新一季双峰所有的特殊效果的数量,更小的、更便宜的数码单反摄影机有一种“卷帘快门”,并且不支持固定的画面,这对于视觉效果艺术家很难办。此外,Showtime,就像Netflix和Amazon一样,想要它的原创剧集不仅用4k分辨率播放,还要用4k效果拍摄。这使得林奇更喜欢的小型数码摄影机成为不可能。最后达成的共识是Arri Amira,一种在纪录片界很流行的设备,并且已经在类似《山羊》(Goat, 2016)和《抽搐症候群》(The Fits, 2015)这类的电影的拍摄中使用过。

  “Arri Amira摄影机有基本上和Arri Alexa摄影机一样的器,用3.2k的分辨率拍摄并且很轻松地可以转换为4k效果。Showtime同意使用这个设备,说好的,你们不用拍摄的时候就用4k的分辨率”,戴明说,“这是可以这么做的最小的摄像机并且我有很多用Arri Alexa拍摄的经验。我很喜欢用Arri Alexa,所以当我用Arri Amira做测试的时候,对我来说这种机器基本上就是浓缩版的Arri Alexa。所以我很开心我们选择了这款机器,并且我相信最终大卫也是这么觉得的。”

  他们从潘纳维申影像(Panavision Imaging,一家位于美国纽约的高科技电子企业)租了更老的1960超高速镜头,来模糊化或者柔和一些数码影像的清晰度。

  一月份,戴明开始对林奇剪辑过的默片进行颜色矫正,但是最终他对双峰进行分析、欣赏和第一次把一周周在Showtime上播放的剧情平凑起来,就和其他观众一样-除了拍摄新的X-Men电影让他在参加了五月的首映后落后了几集的进度。这是他很享受的经历。

  “当我看到有了大卫的原声音乐的片子后,我想‘哇,这比我给它(调色)和校对时间的时候看上去好多了’,”戴明说,“当然它看上去是一样的,但是因为大卫一半的工作量是为画面添加声音,而声音对画面的效果像是一加一等于五。我很幸运他用自己的音乐工作使得画面的质量了。”

  “至于故事的内涵和它是怎么连接在一块的?我还在试着自己搞明白这些呢,”他说。

  有关和大卫林奇再度合作一个新作品,戴明认为大众应当给林奇一些时间。“对于大卫来说有太多要去承担了,这一季可能花了他四年半的时间,而且当然对他来说从拍摄开始到播放他一周七天都花在这里,”戴明说,“从首映开始我就没有见过他。我相信这个秋天我会联系到他,然后看看他有什么想法。”